博客网 > 博客乱炖

由于中国的“非政策倾斜”的大城市,象苏州,广州等,(杭州是托阿习的福,其实有很大的中央银行的银两倾斜,重庆在薄时,以及天津等,也在枢密院内各 有金主),没有居民可以信赖的户籍制度,所以完全是对外来劳动力开放的。这种情况与东莞等地完全不同,相对而言,广州的情况,无论是规模和程度,都比苏州 还要严重。原因在于,东莞本来就没有多少本地剩余的劳动力,同时有大量的本来农用的土地。所以东莞土著可以通过土地和房屋出租,从外来人口中获得额外收 益,而不会降低自已的收入。这种好处也出现在深圳和宝安,部分出现在苏州,但却不是广州的强项。

所以广州市民其实同时承受了负担全国的税 负上缴(全国第一),再负担全广东省60% 的财政收入收入;然后再负担包括周边珠三角城市的农民工无路可退后,到广州找最后出路(包括养老),最后是本身劳动力价格被外来人口压低,——>政 治故意压低的部分原因,也是因为广州本身的财政任务非常重,指望外来工拉动本地财政和社保的缺口(广州的旧国企远远比不上东北,但在广东还算是比较集中的 城市)。所以广州市民因此而付出的代价,恐怕是全中国第一。如果中国有特朗普的话,相信广州市民肯定会投特朗普的票;——>除非是外来人口占了大多 数的市民投票权;但这样也就无所谓“市民,市民权”了。

当“出口加工”这类廉价劳动力行业景气时,——>它依赖于出口导向的政治政 策,产生更为广泛的全国性的代价,因此无论张五常分子(张是为了香港和钢穴的买办利益)如何忽悠,这种实为政治骗术的,荒谬绝伦的所谓“全球化”都不具备 可持续性, 因此其景气也必定更快转为萧条;这不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失败,而是政治操纵经济的“社会主义积极主动”的失败;——>这种劳动力结构还不至于出现 大问题。企业主可以比较长期稳定地雇佣农民工,产生的彼此信任的增长(可以理解为信用),将相应地削弱隐性工会的作用。隐性工会其实也是为了吃饭,景气时 节供需两旺,也没有必要另外折腾。相来“景气时节矛盾少”,自有其合理性。

但是上述政治制造的,不具经济学上的可持续性的“景气”,本身 就意味着“更为萧条”的必然性;除非有制度上的宽松(如倍数减赤新政)抵销了萧条的效果,否则一定会因为萧条导致就业环境的恶化,而令农民工劳动力供过于 求,(从供需上可以知道,将呈现为工资下跌的趋势);若偏偏这时侯,阿习等人推动“劳动合同法,向农民工倾斜,最低工资”,记者之流也到处嚷嚷什么“血汗 工厂,马克思主义就是对啊,企业主剥削剩余价值呐”之类,违背此市场环境,强行提高劳动力成本;结果当然就是导致“缺乏国企资源的企业”被政治加倍推出市 场,——>可以预测,当此所谓“民工工资普遍上涨之时”,必定是失业比例成倍成倍增加;但是我国的政治统计的优越性就表现在:所有失业数据,居然不 动!

为免我们的现实分析被扣上“造谣”的“政治不正确”;因此我们必定假定:假如我们的先验是正确的话,那些“隐性工会及其牛逼主席” 们,将作何出路?——>这里,笔者能够亲历的“证据链”出现了断层,直到内弟的事情出现;中间已经出现了尚未透明的“黑箱环节”;到此时为止,就是 “民营的劳务公司”,一边在劳务市场上加价拉人(要记住,他们不是就业岗位的供应者),以至于完全不计较“熟练程度”,还替这些临时雇佣者(未必能找到工 作)提供社会保续缴;一边向企业主提供用人所需的“足够低工资”的劳工,并从中抽取5%-10%的抽佣提成;并承诺,如果劳动力不合用(必然有其比例), 马上更换(不再重复收费);——>真有这么神力的介大的蛤蟆满街跳吗?

笔者隐隐之中,感觉到了一系列民粹政策,在民间劳工就业市场,以先前没有预料到的意外,但现在回想起来,又本应是意料之中的恶化形式,表现为恶劣政策之 下,对恶劣政策效果“顺水推舟,顺势而为,趋势运作”,从而对于民间经济起到了落井下石的双重作用,而这种“隐性的劳务工会”的事实存在,一直被所有官方 学者忽略,或简单归之为“黑社会,包身工,劳工贩子”

<< 科学能让所有人理智吗? / 谈谈任志强同志的一些作派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darthvadchn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